×

牛做dna鉴定多少钱

发表于2024-04-16 14:02:53 浏览9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牛做dna鉴定多少钱

大部分医院是没有做DNA亲子鉴定的,但是当地的亲子鉴定中心可以做》》》点击获取当地中心地址电话

一、牛亲子鉴定费用是多少

宁强县两农户为一头小牛的归属争执不下,不仅打起官司,还决定给牛做DNA鉴定解决争端。经反复试验比对,有争议的小牛与王师傅家母牛在高变的特征变异点完全一致,所以可认定小牛与母牛来自同一母系。

两户人家给小牛估价3000元,但兽医估价只有1000元。资料图

争牛

双方诉诸法庭

陕西汉中巴山地有散养牛的习惯,开春赶上山深秋再领回家,每家几头牛平日都在山里放着。

宁强县毛坝河镇的王师傅家有5头牛,他平时在汉中打工,牛由父亲照看。2016年9月中旬,父亲打电话说,当天是牛回家的日子,但一头小牛没回家。王师傅当晚赶回老家。“这头牛是我家母牛产的,当时1岁多了。”王师傅说,第二天他到处找牛,听人说8月初禅家岩镇一位姓龚的人赶走一头牛,似乎是他家的小牛。

王师傅走了20里赶到龚师傅家,龚师傅却异常恼火,坚称牛是自家的。“明明是我家母牛产的小牛,怎么就成他家的了?”王师傅忿忿不平找村委会、,但都被告知无法解决此类纠纷。无奈,王师傅于当年11月将龚师傅起诉到宁强县法院巴山法庭。截至昨日,王师傅说,自家的小牛还在龚师傅家。

调解

被告不同意

“以前也受理过此类案件,大都是通过调解来解决的。”巴山法庭说,巴山地散养牛的农户较多,大家把牛赶上山一放就是几个月,牛之间相互交配产下小牛,领的时候往往出现纠纷,以前用过“小牛认妈妈”的方式调解。

受理此案后,法官提出可以通过这一方式辨认,但被告不同意。争执不下,经双方同意,更后选择了为牛做DNA鉴定的方式进行辨认。和第四军医隐私鉴定所取得联系后,法官从当地找来兽医采集了王师傅家母牛、两家争执小牛的血样用塑料袋密封,结果送到鉴定机构后血样变质无法使用。又进行了第二次采样,用纱布滴取两头牛的血样。

“其实这头牛不是很值钱,做DNA鉴定花费却不少。”法院说,这头小牛比较壮实,两家都想用其当种牛,他们自己给小牛估价3000元,但兽医估价只有1000元。虽然此次做DNA鉴定需要花费2000多元,但两家都坚持要做DNA鉴定。

鉴定

小牛属王师傅家

第四军医隐私鉴定所鉴定员张小楠介绍,DNA鉴定费用较高,基本都是上万元,一般都是为人做鉴定出具报告上户口所用,给牛做DNA鉴定他们这是第三次。

昨日,在第四军医隐私鉴定所,华商报记者看到了两只牛的DNA隐私鉴定报告,报告结果显示,王师傅和龚师傅诉争小牛与王师傅所有的母牛来自同一母系,即小牛属于王师傅家。

据了解,虽然鉴定结果已出来,但此案还未进行更终宣判,据巴山法庭介绍,拿到报告后他们会择日开庭审理,鉴定费用可能会由败诉方承担。

知识科普

给牛做DNA鉴定,鉴定血样为黄豆粒大的几滴即可,采用的方法为细胞浆的线粒体技术,线粒体DNA是通过母系遗传,如果线粒体DNA高变一致,就能确定它们来源于同一母系。鉴定人员提取了两头牛的DNA,合成了特异性引物后进行PCR扩增、利用Sanger双脱氧链终止法原理,用BigDye Termina-tor测序反应试剂盒对样本线粒体DNA的高变进行序列测定。经反复试验比对,经样本线粒体DNA测序并与剑桥数据库参照序列(rCRS)比对后发现,有争议的小牛与王师傅家母牛在高变的特征变异点完全一致,所以可认定小牛与母牛来自同一母系。

来源:华商报

二、牛dna鉴定需要多少钱

一头小黄牛的价值约1000元,但为了争夺所有权,两个农民却不惜花费6000元要给小黄牛做DNA“亲子鉴定”,这是近日发生在江西武宁县的一件趣事。22日,记者来到武宁县船滩镇进行了采访。

两农民为小黄牛争执

“我们知道这样做肯定得不偿失,可‘亲归亲、邻归邻’,总得有个让大家都信服的结果,所以我们一定要给小黄牛做这个鉴定!”22日,记者来到船滩镇,一见面,袁知元和刘合辉两名老实巴交的农民就向记者道出了心里话。

武宁县船滩镇的袁知元和上汤乡的刘合辉都是当地的养牛大户,他们的牛全部散养在鸡笼山上。8月13日,袁知元和刘合辉听说有个夹野猪的铁夹子夹住了一头牛,就一起前往查看。两人在一个山坡上看到了一头小黄牛,都说牛是自家的,袁知元还报案说刘合辉偷了他家的牛,双方争论很久始终没有结果。两人后来商定,先让刘合辉把小黄牛牵回家养着。

民警调查无结论犯难

8月25日早上,袁知元听说刘合辉卖了几头牛,他担心那只有争议的小黄牛也被卖了,立即赶到刘合辉家,果然发现刘合辉以1000元的价格卖给了同村的阚某。袁知元非常生气,当即以牛的主人是谁还没有弄清楚为由要求暂缓交易,于是阚某把牛退还给了刘合辉。

刘合辉坚称小黄牛是自己的,因此自己有权处置。再次争执不下后,8月27日下午,两人来到船滩镇,要求警方公断。

接到报案后,民警也犯了难,但还是立即介入调查。袁知元称,小黄牛是今年年初从上汤乡村民李烈贵那里买来的,当时还把母牛一起买了下来;刘合辉则说,小黄牛是去年农历十二月十五花550元从温汤镇村民黄钟平那里买来的。民警经过走访调查,发现两人确实都买了牛,但类似的牛很多,因此那头小黄牛到底是谁的,民警也无法得出结论。

达成协议做“亲子鉴定”

9月1日,民警召集双方达成了一个协议:由公安机关抽取小黄牛的血样和袁知元家的母牛血样进行DNA鉴定,以确定小黄牛到底是谁家的。在鉴定结果出来之前,双方各预付2000元鉴定费。结果出来后,如果小黄牛是刘合辉家的,刘合辉除支付鉴定费外,还要支付袁知元找牛所花的费用800元;如果小黄牛是袁知元家的,袁知元除支付鉴定费用外,还要支付刘合辉找牛所花费用150元。

9月5日,民警组织兽医抽取了小黄牛的血样,送到江西省公安厅进行鉴定。

省公安厅暂无法鉴定

9月10日,民警得到答复,江西省公安厅目前没有鉴定动物DNA的设备和技术,因此无法对小黄牛进行鉴定。

22日下午,刘合辉告诉记者,他上次交到的2000元是从邻居家借的,虽然家里没有钱,但袁知元报案说他偷了牛,所以他再穷也要为自己讨一个清白。而袁知元也表示不管花多少钱,都要弄清楚小黄牛到底是谁家的。

血样将送往北京鉴定

由于双方都想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因此两人都同意把小黄牛的血样送到北京鉴定。民警通过查询了解到,北京有两家机构可以对牛进行DNA鉴定,但鉴定费要2元,加上差旅费0元,至少也要花6000元,而那头小黄牛仅值1000元。

“别说是6000元,就是6万元,我们也要把事情搞个清楚!”袁知元和刘合辉都倔强地对记者说。目前,民警正在联系北京有关部门对小黄牛的血样进行鉴定。(付鹤鸣 曹诚平文/图)

三、牛可以验dna吗

原标题:村民争牛犊给牛做亲子鉴定 5100元鉴定费白花了

程玉华家饲养的母牛,被列入亲子鉴定范围。 程玉华供图

不久前,北流六靖镇龙湾村高旺肚二组村民程玉华匆匆将10多头黄牛卖掉,只留下一头母黄牛,就赶往广东务工。他现在还抱着一线希望:将母牛留下继续放养,也许会有一天能找回它的牛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3月13日,记者来到龙湾村探访

两村民争夺一头牛犊

今年49岁的程玉华是北流六靖镇龙湾村高旺肚二组的村民。与他争夺一头黄牛犊的,是他的邻居程振华。

程玉华家的母黄牛在2010年5月生了一头牛犊,下巴有一道明显的伤痕,是他在2013年的一天,不小心用镰刀误伤的。

程振华在2012年10月份,从本村村民程应章手中,购买一头母黄牛和一头牛犊,后来牛犊不见了。经过查找,他认为这头有伤疤的牛是他的,遂将该牛犊拉回自家。对牛犊的归属问题,双方历经龙湾村委会、六靖镇人民调解委员会长达一年多的调解,更终无果。

2013年8月14日,程玉华将程振华告到北流人民法院平政法庭,要求对方返还牛犊。经广东省中山某鉴定中心对3头牛进行亲子鉴定,2014年8月21日,鉴定结果显示3头牛的“等位基因片段”相同。这就意味着,双方的母牛,都可能是这头牛犊的“牛妈妈”。

由于程玉华不能证明自家的母牛才是牛犊唯一的母亲。2014年10月份,北流人民法院驳回了程玉华返回牛犊的请求,并要求他承担亲子鉴定费5100元。判决已生效。

出现这样的鉴定结果,在国内其他地方也有农户遭遇过。去年10月份,湖南省长沙某鉴定机构在一起牛归属纠纷案件中,也对牛做亲子鉴定,由于该机构“采用银染法,DNA分型的分辨率不高,与自动化遗传分析仪有差距”,也未能判定牛的亲子关系。

牛亲子鉴定有国家标准

到底能不能对牛进行亲子鉴定呢?答案是肯定的。

早在2000年1月份,国内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运用“微卫星DNA法”,做出了国内首例牛亲子鉴定。2011年国家畜牧局出台了牛个体及亲子鉴定微卫星DNA法。这个标准从采样、所用仪器、鉴定手段、办法、技术流程等均作了严格规定。

该标准遵循的是孟德尔遗传分离定律,并根据多个微卫星基因频率标记计算的鉴定结果,可在一定概率水平上,判定争议牛的父(母)。要鉴定出结果,首先在鉴定样品制备上收集“血液、组织(耳、肌肉、皮肤等)、毛囊或精液等材料”。在仪器的使用上要有“遗传分析仪”等重要设备。如果两份样品的基因型相同时,要计算“偶合概率”。如果亲子排除率低于99.73%,并有3个以下的微卫星基因频率标记数量不符合遗传定律的,则“应适当增加检测的标记数量”。

为何有了标准,却有机构无法判定牛的亲权问题呢?有法院系统人士认为,不排除有的鉴定机构不具备技术、能力,但却接受了鉴定业务的可能。

能否再审心里没底

3月13日下午,记者来到了程玉华、程振华所在的北流六靖镇龙湾村高旺肚二组。村子在大山环绕的深处。

程玉华73岁的母亲何泽芬告诉记者,程玉华与他弟弟合养有10多头黄牛,每年10月份就会将牛赶到大山中自由放养,偶尔也会去照看一会。程振华今年47岁,他在当天已经将10多头黄牛赶出去放养还没回来。他的妻子谢瑞庄说,他们家的牛也有10多头,也是放养在山上。

这起官司为何不在当初就申请权威的国内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进行亲子鉴定呢?

据程玉华聘请的个成之嘉介绍,程玉华在这起官司中,有些做法让成之嘉无法接受,在一审开庭前,成之嘉就主动要求解除了委托关系。据他聘请的第二个成之嘉介绍,程玉华在处理本案时“自己的主张比较多”,更后该成之嘉也无法接受,没有继续担任他的代理人。这起案件,程玉华并没有得到专注人士的帮助。

程玉华解释说,当时他亲属有的对成之嘉说的话、态度“确实不太妥当”。自家母牛虽然留下来,是否提出申诉、申诉后能否争取再审,他心里没底。

四、牛鉴定的方法

兽医在抽取牛血

浙江在线杭州8月1日讯(浙江在线见习记者 李鹏 通讯员 陈伟一 陈鑫)丽水景宁县的一个村子里,有姓叶的两个亲兄弟,他们住得也近,算是邻居。可这哥俩儿关系却不大好,经常会弄出点矛盾。这次,他们为争一头牛,自己也“顶牛”起来,乡亲劝、民警劝、镇里和村里的干部劝都没用,更后竟然花钱给牛做了DNA亲子鉴定。

两兄弟争牛互不相让

景宁县渤海镇后砻村风景不错,背靠着山。村里很多农民都养牛,大家平时都把牛放养到村边的山上。

去年3月和5月,村里叶姓哥俩家里的母牛各产下一头小公牛,两头小牛随后就被放养在山上,谁也没管。

一晃到了今年4月,哥俩儿分别到山上一看,两头小牛已经是一大一小。他们都说大的小牛是自己的,谁也不让谁。都想拉回家。吵着吵着竟然打了起来。

这一打,矛盾更深了。没办法,哥俩儿只好到请民警公断。民警本着以为民排忧解难的目的,走访了在村里生活居住的村民,并请他们来辨别,但村民也无法说清。

约定给牛做亲子鉴定

后来,和镇政策、村委几次把哥俩儿叫来商量调解,建议以金钱补助、投票表决等办法解决纠纷,但这哥俩儿听说有亲子鉴定这回事儿,竟然非要给牛抽血做亲子鉴定。

“一头小牛更多不超过2000块,这样做根本不值”,民警陈鑫劝道,可亲兄弟顶起牛来,谁也拦不住,亲子鉴定还是要做。哥俩儿约定,鉴定的费用由那头小牛的主人支付。

6月19上午,在民警的见证下,镇里的兽医分别抽了两头小牛和一头母牛的血,并把这三份血样寄到了浙江省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

7月30,鉴定结果出来了,大牛是哥哥的。于是弟弟只好忍着万千悔意,付出了高达5000多元的为牛抽血、鉴定等费用。他边付钱还边感慨:没捡到芝麻却丢掉了西瓜……

以上关于“牛做dna鉴定多少钱”的全部内容了,想要了解更多亲子鉴定相关资讯,请继续关注成之嘉生物。